雪糕君

跨圈快如狗,长篇写不得,关注需谨慎,小透明一只

农药/缺蓝组/我的公主

农药💊
露蝉露 缺蓝组
我的公主👸睡前童话( *`ω´)年龄差!
小狼狗娜 大姐姐蝉
原皮露娜 仲夏夜貂蝉
莫名奇怪并且ooc然后还有点尬 慎入
然后就是混入一点白猴白(之前的文相关




#1

传说在遥远的国度有一位被黑魔法拘束在城堡花园里的公主。蝴蝶常在她的身畔,她带着的是童话般的神秘和美丽。

我们的另一位主人公,在一开始并不是露娜。而是她的兄长,恺。

但在这个故事发生到帅气英俊的勇士即将被派去拯救公主时,勇士消失在了森林中。

迫不得已他的妹妹只能代替她的哥哥去解救那位美丽而神秘的公主。事实上,她很乐意。

她很小的时候,就听着公主的童话入睡。露娜听着母亲讲公主在布满或蓝色或紫色花朵的花园中醒来,在月光照耀的树藤秋千上入眠;露娜听着仆从讲公主在花园中歌唱,美妙的歌声却只有蝴蝶能欣赏。后来长大了些,露娜在古书上看到,那位公主永远不会老去,但她也将永远孤独,除非有不惧怕黑魔法的勇士。

露娜在听到哥哥半夜失踪之后,想,是时候了。

去往那个遥远国度的路上并不一帆风顺。她杀了很多蓝色的怪物,在怪物魔力的熏陶下,她的剑上笼罩着淡淡的一层蓝光。在一个歇脚的旅馆,露娜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他总是醉醺醺的,也总是望着天上发呆。

在离开那个旅馆的前一个晚上,那个人依旧在屋顶上望着天喝酒。露娜上了屋顶跟他一起看,那天晚上天上没有一颗星星。

“你在看什么?”露娜问。

“我?”那人带着笑容,眼睛里却是悲伤。“我在看什么呢?”

露娜不语。

“我在看一个傻子。说不定,傻子也在看我。”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露娜皱眉问。

“……”那人终于把眼睛移到露娜身上,看着她稚气未脱的面孔,嗤笑道:“小孩子。”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又哪有那么多必不可少呢?”那人又看向天空:“找不找,见不见,是必要的吗?”

露娜沉默着跳下了屋顶。

她是否做好了见到那位公主的准备呢?她是不是,只是为了满足小时候的童话幻象呢?

她又有些不服气的想,就算不是真心的爱着公主,她起码也期待过,崇拜过,喜欢着那位公主,凭什么不能去把那位公主解救出来呢?

最后的路途里一帆风顺。

当露娜站在被树藤笼罩着的花园前时,又突然慌张起来。她的头发梳得整齐吗?她的衣服有被弄皱吗?她的剑是该拿着还是该放好?她该怎么对公主说出第一句话呢?该说什么呢?说不定公主这时候在睡觉?她来的是时候吗?

突然觉得什么都没准备好的露娜懊恼的盯着脚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是来找我的吗?”

露娜慌张的抬起头。

那位公主真的是千年不老。她微微笑着,衣服似乎是丝绸制的,整个人看起来,美妙极了。

“我…我……”露娜立马低下头,却不知道说什么。

“你是来拯救我的勇士吗?”她却凑近了这位年轻可怜的满脸通红的女勇士。香气飘进露娜的鼻子里,她迷迷糊糊的想原来她真的有香味啊。

这股香气似乎给了露娜莫大的勇气。

她猛地抬起头,对上公主幽蓝色的眼睛。

“我…我的确是来解救你的。”露娜注视着她:“虽然……我现在很年轻,也许在你看来,我只是个小孩子……我也…我也很莽撞,很多准备都…没有做好,就冒失地来见你……而且…我只知道你是公主,但我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看起来有些沮丧。

“貂蝉。”轻轻地打断年轻勇士的话语,貂蝉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庞,“我叫貂蝉。”

“呃……我现在知道了。”露娜眨眨眼睛,小声问:“我有很多缺点,还有一个莽撞的现在失踪了的哥哥,你愿意……愿意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吗?”她的声音藏着小心翼翼和扑通扑通的心跳。

貂蝉笑着不说话。但是她眼睛里的温柔和喜悦是能够被露娜读懂的。

于是露娜返回的路上,她的马匹上多了一位美人。








##跟前面没啥关系的)
绿布: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
子龙:说好的子龙哥哥呢

天上的傻猴:关我啥事
地上的傻白:你有种上天,你有种下来啊你

至尊宝:紫霞,紫霞你怎么了紫霞!你看看我啊!

蝉某:你以为我为什么呆在这里不走,还不是在等这个傻孩子长大。(x

养成系很好吧…小奶狗成长成小狼狗再变成成熟稳重有担当的孩子

哇什么操作这么秀

一颗予:

人人都爱坏小子

【尾随Tony Stark第七天。
背地里他称呼Tony“sweetheart ”。
长篇大段的文学赏析被性幻想挤出脑子——词汇诗句白衬衫,手指嘴唇下半身。

青春期不是学习的好年纪。】

#坏小子学弟×乖乖仔(并不)学长
#黄暴dirty talk慎入 520放飞自我
#P1图梗源见评论
#不知道故事会不会有后续

——————————————
1.
尾随Tony Stark第六天。
烟头碾在脚下,心跳揣进怀里,Peter嚼着口香糖,草莓味在舌尖滚来滚去。
Tony是学校的乖乖仔,勤奋温润的好学生,Peter Parker名义上的学长——背地里他称呼Tony“sweetheart ”——性爱烟酒dirty talk无所顾忌,Tony Stark是Peter不能被碰触的禁地,狐朋狗友们都知道。

他的sweetheart正从校门往街角的甜甜圈店走去,步子轻快得像轻音乐,轻音乐在汹涌的人群中穿梭,白衬衫前夹着一沓文学杂志。

Peter认得那些杂志,Tony借阅过很多次,这是下卷,上卷已经被还回图书馆了。
一想到这些缺乏生命力的书页被Tony修长漂亮的手指头一寸寸抚摸过,Peter嫉妒得发疯。

坏小子破天荒踏进图书馆,落座翻阅不到三页,长篇大段的文学赏析被性幻想挤出脑子——词汇诗句白衬衫,手指嘴唇下半身,男孩黑色发尾洇着汗,身上裹着风没吹尽的烟草味儿,姑娘们纷纷放下书本,荷尔蒙迷住眼睛。
青春期不是学习的好年纪。

Peter仰面躺在床上,刚刚结束完一发的身体仿佛一只被抽干二氧化碳的可乐瓶,空虚感乏味甜腻。

他拒绝了这一夜的鬼混和雪茄,床单和头发一样乱糟糟,对着天花板上的小块污渍喊“Motherfuxker”,真正想fuxk的人又被自己甜蜜蜜地叫宝贝,搭讪撩妹的厚脸皮甩进拉斯维加斯的舞池里——
在床上我甚至舍不得狠狠操他,让那双眼睛流泪简直就是要我的命,坏小子咬着烟捋头发。
明天,明天我就去说,我想吻他想睡他,如果不能,拉手也可以,我愿意,尾随六天不说话听起来简直像个变态——他妈的这就是变态,Peter嘟囔着掐灭烟,像吃不到糖的小孩一样不满地嘀嘀咕咕。

Peter吸着鼻子,暗自思索戒掉烟酒的事宜,他要成为Tony Stark的乖乖学弟——他努力了很久做下决定。
犹如阴暗岔路中与他偶遇的灯火,Tony笑起来比烟酒拳头和衣着暴露的女孩更迷人,Peter更享受这种甜蜜的软毒品。
“Tony,这道题真的太难了我不会做。”“好的,我讲给你听。”...Peter清着嗓子自说自话。
如果可以,他能借着练习册的油墨味蹭一蹭Tony衣领上的香气,呼吸喷进鼻端就像间接接吻。
月亮和霓虹灯都睡着了,赤裸紧实的脊背滚进湿漉漉的被窝,坏小子对自己说明天就去找Tony Stark,于是他坠进梦乡。

2.
尾随Tony Stark第七天。
Tony抱着书,路线和昨天前天一致。街角玫瑰开得很好,色彩自花瓣一路蔓延进眼睛,Peter抠下墨镜别进胸口衣兜,套进那身发白的校服——在此之前这东西他从未上过身。
Tony能把任何衣服都穿得好看,哪怕钻进编织袋Peter都认为他性感得令人小腹发紧。

预谋的邂逅像一场计划完美的犯罪。

Tony看着那男孩朝自己走来,目光热切,阳光与冰淇淋化进年轻的眼睛里,炽烈中透着甜津津。
男孩双手插兜,也许很快意识到这姿势并不合适,随即无措地掏出来。
“学长。”
Peter来到他面前,胸腔被Tony的微笑填满,色气猥亵的臆想瞬间烧成一片荒芜。
“我叫Peter Parker ,你可以叫我Peter,我有很多有关学习的问题想向你请教。”
“是吗?”
Tony眯起眼睛,睫毛刷过阳光,镀起金边,Peter又想弄哭他了。
“叫我Tony就可以。”

3.
Tony会抽烟。

Peter和Tony越发熟稔,于是在某个夜晚他发现了这个秘密。
“你会抽烟?”
“会,但抽的不多,只是会而已,也并不喜欢。”
Tony吐出一口烟雾,灰白色笼住绯色的嘴唇,睫毛和眼睛被雾气浸湿。
Peter觉得自己犯了烟瘾,他想尝尝Tony口腔里香烟的味道。
尼古丁和亲吻,他都想要。
“你不会?”
Tony转过头,看见Peter用手挡住鼻子剧烈地咳嗽。
“不,咳咳...不会,我闻到烟味就头疼恶心,特别难受。”
Peter咳得泪水涟涟,眼睛通红,看起来无助又可怜。
“哦。”
Tony叼着烟凝视他半晌,阒静间嘴角挂起漂亮的弧度,Peter一瞬间沉醉进Tony眼中架起的海市蜃楼。
Tony举起烟,“想尝尝吗?”
Peter几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燃着星光的细细香烟从指缝滚到地上,Peter没得到预想中的间接接吻——Tony直接吻住了他。

Marlboro的味道自开启的唇缝滑进喉咙,一路蹿进肋骨,Peter生理反应似的咬住Tony下唇,膝盖顶进他的双腿,紧密到几近悬空的环抱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眨巴着眼睛狂咳的小学弟揉捏着他的腰臀,想在所有袒露出的白净皮肤上留下吻痕与齿痕,他托着自己的后脑深吻,姿势透着无师自通的下流。

运动裤下擦枪走火,Tony笑着推开他,Peter喘息着,嘴唇因亲吻太过用力失去血色。
Tony抬起手,Peter盯着他的拇指擦过唇瓣,想上了他的渴望像海绵里的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挤涌而出。

“尝出什么味道了吗。”
“Marlboro Black Menthol.”
Peter不假思索,对上Tony似笑非笑的眼睛忽然想给自己一耳光。
烟酒不沾不谙世事的小白兔学弟崩塌了。

“看来你似乎觉得Peter Parker在学校里的名头不够响。”
破罐破摔的Peter扯开领口,Tony的脸被未褪的情欲熏红,玫瑰花汁在乳白色的画布上晕染开,他很想和这样的Tony来一场幕天席地的野战。
似笑非笑的眼睛求饶着溢出泪水,他负责把它们舔掉。

“所以...?”
Peter从Tony衣兜里捞出烟盒,一支烟在嘴角点燃,光亮影影绰绰,他深深吸了一口,心脏安置回躁动的胸腔。
Tony解开衣扣,两双同样乖戾滚烫的眼睛对视着。

“人人都爱坏小子,我也不例外。”



拆cp大队被粉丝疯狂寄刀片之后....

妈妈!!!!

户口本给我!!!!

我爱他!!!!

看完幕后玩家!!!!!

表面奶狗里子狼狗恶趣味曾雨x老狗逼然而很纯良?的钟小年

没人吃吗!!!

脱裤子选择题囚禁最后一起坐牢???

这还不甜!

*公主和巨龙

生气....
屏了两次,我明明没写什么

最近在老家受冻了...等更新的朋友对不起
昨天和今天都在挂水,整个人晕乎乎的写都写不下去

大家说的我注意到啦!
秦小风的小细节我是弄错了对不起
后文我会改掉的!

刚从医院回家,大家晚安啦

【野田昊x秦风/唐探2】不完美恋爱5

#ooc
#奇奇怪怪的推理
#秦小风啊你们两周围的气氛太多粉红泡泡了



-5-

秦风对这个男人并不感觉陌生。但在这种场合见到他,秦风还是一惊。

野田昊察觉到秦风的变化,看向他:“怎么了?你认识那个警察?”

秦风点点头:“对...对,他叫...叫画龙,特...特案组的一...一员。”这些一般普通人并不了解,哪有人会去管警察分成什么特案组的?但上了刑警学院的秦风早就在周围同学的吹捧之下了解到了特案组,在周围同学的“迷弟路拍”下认识了特案组众人的脸。

“特案组?”野田昊眯了眯眼睛。

画龙单看长相并不是特别正派,他反而带着点邪气,穿着警服有点违和。这跟秦风了解到他的性格是吻合的。他朝着这边走,看到秦风和野田昊似乎有点惊讶。

“你们是...?”不确定秦风和野田昊的身份,画龙并没有随便赶人。

“是...是...是我,报的警。”秦风跳出来冷静道。

“哦。”画龙应了一声没再说话,见他们两还站在原地,挑了挑眉道:“还不走?等下见到什么不该见的东西别把自己吓哭了。”

“警...警察办...办案会...会需要我们。”秦风固执的跟他对视。

原本他只是担心野田昊被牵扯进来,但了解到案件的信息之后,秦风发现这案子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想要找到真相。

“哦?”画龙觉得好笑,打量着他。“不用说首都的警察局里有多少能人,光是特案组可能就直接解决了,你说我为什么需要你们?”

野田昊向前一步:“我和死者接触过,我住在他隔壁。”

画龙看向他点了点头:“笔录我们自然会弄,你只需要把自己了解到的、接触之后发现的告诉我们就行了。至于你,”画龙又看着秦风:“你为什么这么执着?”

“我想了解真相。”秦风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结巴,他冷静的与画龙对视。“我...我和他都...都是侦探。”

“呵。”画龙笑了一声,“我倒想看看你们到底能做什么。”说完他就走到0814门口与站着的保安交谈,进入了房间。

走在他身后的三位,其中有两位是秦风认识的,包斩和苏眉。

包斩,据他的同学说推理能力很强,看起来普通实际上思维能力强大,又拥有“狗鼻子”。强大的嗅觉能找到很多线索。秦风倒是很想会会他。

另一位苏眉,基本上已经把他的男性同学们迷倒了。长相无可挑剔的女黑客,特招进国家的。秦风想看看是苏眉的能力更强,还是kiko更厉害。

“哎呀,这个小弟弟,长得可真好看。”苏眉经过他的时候笑眯眯的抛了个媚眼,不得不说她真的非常有魅力,但秦风面对漂亮的女人并没有提起多大兴趣。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野田昊可不乐意。

野田昊不想秦风被苏眉转移了注意:“我们去看现场吧,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好。”秦风跟他并肩走过去,并没有做出苏眉预想到的动作——比如脸红着说苏眉姐你不要这样......

“不过诶...”苏眉捅了捅包斩,暧昧的笑着:“你看他们两个是不是......”

包斩无奈的看着她:“苏眉姐,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此时的野田昊和秦风已经到了房间里面。

“格局和我的房间没什么差别,张布倒在卫生间门口,身上还围着浴巾,他是洗完澡之后被凶手袭击的。”野田昊观察着倒在地上死去多时的张布。他们看着画龙和另外一位法医对张布做出检查。

“嗯。现...现在要知...知道他...他死亡...亡时间,还...还有,警方知...知道他...他还有一个双...双胞胎兄弟吗?”秦风小声的跟野田昊说话。他说话的时候低着头看野田昊,湿润的眼眸里只有面前的人。

野田昊也看着他,笑的温柔:“那我们只能和他们合作了。光凭我们很多信息是接触不到的。”

“你们在说什么?”画龙已经检查完张布的尸体,他大步走到秦风和野田昊面前,有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野田昊。

可惜他面前这两位,一个专心推理,一个游刃有余,压根没理画龙诡异的眼神。

“警...警官。”没等秦风说完,画龙打断了他:“叫我哥就行了。你说你们是侦探,那就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说完他就抱着手看着秦风二人。

秦风并不紧张:“死...死者倒在卫...卫生间出来的地方,裹...裹着浴巾,说明凶...凶手是...是在他洗完澡出...出来的时候,下...下的手。”他又看向张布的尸体:“死者的左...左手,有刀...刀痕,神情惶恐,往...往后倒...倒下,说明凶...凶手正面袭...袭击,还...还有...有过防御。”

“抵挡了一次,抵挡不了第二次。”野田昊接过他的话:“凶手显然不想放弃杀他的机会,又一次捅了他一刀,这次成功捅进了他的腹部。张布还想反抗,凶手抓住了他的左肩——”野田昊一顿,指向张布的左肩,上面有手掌的痕迹:“说明凶手惯用手是右手。”

画龙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二人,说:“分析的不错,还有吗?”

“其...其他的,等我...我们合...合作之后才...才能知道。”秦风道,“我们没....没有技...技术去....去分...分析他的身...身体。”

“合作?”






tbc.




#因为写了唐探2野田昊和秦风的同人,粉丝多了很多,我真的很慌张
#因为和其他很多太太相比文笔也许不会很好,有些地方很生硬,但是能有人喜欢我真的特别特别的高兴
#在这里说一句谢谢你们的喜欢,这对cp真的很好磕,期待第三部东京的对手戏
#晚上应该还有_φ(・_・

【野田昊x秦风/唐探2】不完美恋爱4

#o了个oc
#进度好鸡儿慢哦
#开学前大概可能也许会完结
#十宗罪特案组的各位来乱入啦



-4-

“你...你第一次见到张...张...张布是在便利店,有..有什么发现?”秦风和野田昊边向发现死者的房间走去边讨论着。

“张布矮矮瘦瘦的,眼神却很嚣张,电话里说话也很不耐烦,明明长着一副受气的样子其实很凶。”野田昊回忆着:“他买了避孕套,又出现在酒店,说明他是来开房的。杀害他的凶手很有可能是即将跟他上床的人。”

秦风看向他:“第...第一...一个发现尸体的人?”

“林宇书。跟张布一个房间,早上发现张布尸体并且冲出去大吵大闹吵醒我的就是他。张布应该就是和他一起来开的房间。”野田昊弯了弯嘴,“他说自己昨天晕倒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那时候他喊张布,张布已经死了。”

“嫌...嫌疑很...很大。”秦风道:“没...没有不...不在场证...证明,如...如果,张布死...死..死亡时间和...和他在...在场时间重...重合,那...那...那他可能就...就是凶手。”

野田昊自然的把手搭在秦风肩膀上,笑着停住脚步。“前面,0814房就是发现张布尸体的房间。”

秦风看过去,0814门口已经站着保安了,房间是没人敢进去了。秦风正要走过去时听到旁边七嘴八舌的保洁在讨论着。

“诶,今天早上那个小年轻光着身体冲出来的时候真的把我吓坏了,你都没有看到哦,全身都是那种痕迹,啧啧。”

“那做什么把另外一个弄死啊?”

“由爱生恨嘛,肯定另外一个乱搞。同性恋也是这样的嘛。”

“啧啧,年纪轻轻的要干这样的事。”

林宇书光着身体从房间冲出来。秦风皱了皱眉,如果他真的是凶手,为什么不逃呢?而且也不做任何的不在场信息,所有已知信息都指向他是凶手。和张布一夜情或者他们是固定情人,然后因为张布和别人上床,真的爱上张布的林宇书由爱生恨杀了他,真的这么简单吗?

总觉得中间还有一些信息被他遗忘了。秦风拉了拉野田昊的袖子:“喂...喂,你昨天在...在房门...门口,又看...看...看到了张布?

“对。因为在便利店遇到他,就留意了一下长相,没想到就住在我隔壁。”野田昊回忆着昨晚的事情,“不过......”

“不..不...不过什...什么?”秦风追问他,微微蹙起的眉头告诉他人现在秦风心情不是很好。

野田昊眼睛一转:“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秦风:“......”

他羞恼的踩了一脚野田昊:“不....不....不怎么样!”然后就快步走向0814房。

“啊——”秦风还是用了点力气的,野田昊叫了一声,笑着追上去:“好好好,我告诉你嘛。”他正色道:“昨天在房间门口见到张布看起来没有之前在便利店里见到那么嚣张了,我开门的时候他还像我点了点头才进门。一个人的性格真的可能差这么多吗?”

秦风停下来看他。

野田昊现在的表情很认真,没有了平时的浮夸的笑容,看起来像个禁欲的警官似的。

秦风耷拉下眼皮不去看他。感觉这样的野田昊魅力格外的大。他只能控制着自己不要让脸发红。

“嗯......如..如果不...不是一个人,却...却能...能让别...别人以为是...是一个......”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双胞胎。”

“现在我们也无法查出张布是否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只能借助警方了。”野田昊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又挂上那副笑容。

“不...不...不一定。”秦风很少露出带着小狡猾的笑脸,野田昊看过去心猛地一跳。秦风拿出手机给他看:“我们还有kiko。”

野田昊哑然看着微信聊天界面,那里被kiko刷的“晚安”表情包占满了。他有些泄气的看着眼睛亮晶晶的秦风,带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问道:“你经常和kiko联系吗?”

“啊?”秦风茫然的看着他:“没...没有啊。只...只是因...因为她...她的技术才...才找她的啊。”

其实看到他这一脸茫然的可爱样子野田昊就知道秦风肯定没有和kiko发生什么了,他轻笑一声:“是啊,kiko是个很厉害的女孩子。”

“哦...哦。”秦风听他夸kiko,心里莫名有些低落,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但他很快就调整好状态,向kiko求助。

在被kiko抱怨了一通“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来找我”之后,秦风迅速的打字:“昨晚在北京xx酒店0814房的张布,他的个人信息。重点看他是否有双胞胎哥哥或弟弟。”想到张布比较矮小,他又加了一句:“或者姐姐妹妹。”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kiko那边传来消息。

秦风看完之后看向野田昊,点了点头。

这时一阵喧哗到来,两人回头就看到了带着三个人,穿着警服的高大男人朝这边走来。

tbc.

#特约演员:十宗罪特案组
#带头砸片场啦!
#我还是好短

【野田昊x秦风/唐探2】不完美恋爱3

#要开始案子了...
#用看十宗罪 柯南和东野圭吾来疯狂写案子信息qaq
#ooc
#推理方面,分析方面,大家一笑而过就好...
#披着推理皮的恋爱片👌


-3-

“开...开...开一间房。”秦风对前台小姐说。

前台小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明显和他一起来的野田昊:“标间还是大床?”

秦风愣愣道:“一..一...一个人睡。”

“哦....”

总觉得前台小姐的眼神有深意。秦风莫名的感觉奇怪。

“那就给你们开大床了好吧。嗯...工具什么的,我们酒店床头柜都有放好的,之后来结账就好了。”前台小姐带着笑容把房卡递给秦风,“祝你们...住的开心。”

秦风:“......”

上电梯的时候秦风忍不住问:“她..她..她干嘛,那那那种笑?”

野田昊想起刚刚前台小姐带着深意的笑容,自己也展现一个带着魅力的笑:“看她不如看我,我可比她好看多了~”

秦风:“......”

看着默默转过身面壁,却差点头顶冒蒸汽的大男孩,野田昊越发是高兴。他的小猫真是太可爱了。

“我我...我走了,你自...自...自己好好住...住这儿。”秦风在房门口把房卡递给野田昊,转身想走,却不料被野田昊一把拉住。

秦风回头看到男人那双带着诱惑的眼睛,突然心里就痒起来了。

“陪我,好吗?”

“我我我...我....我...”秦风大脑一片空白,被野田昊拉着手也不知道该不该挣脱出来,只能这么和他对视。

“......”最后还是野田昊先让了步:“算了,回家吧,小猫。注意安全。”

“哦...哦。”秦风维持着机械的样子转了身一步一步走向电梯,似乎还在想刚刚野田昊的邀请。

站在房门口的男人叹气,太害羞了呀......不过,他又满意的笑了,他超喜欢害羞的小猫的。



回到家的秦风左思右想自己为什么会被野田昊弄得手足无措,一直到大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梦里似乎出现了一对情侣,从身型上看是一对男性情侣。他们相拥着亲吻,在人流中紧紧抱着对方,不计较别人的看法......当他们分开时,秦风就要见到他们的脸了,尖锐的铃声响起,他瞬间清醒了。

为什么会梦到......秦风烦躁的抓抓自己凌乱的头发,最近他越来越掌握不了他的思绪了,总是不能专心。

电话铃声还在响着,秦风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接电话。

“喂...喂,我...我是秦风。”秦风打着哈气接了电话,连是谁打的都没看清。

“小猫,出事了。”

“我住的酒店,有人死了。”



匆匆赶到酒店,秦风甚至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他到门口时还没发现警察和记者,看来是酒店还没有报警?秦风皱了皱眉。

“小猫。”野田昊就在大堂的沙发上,看起来有些疲惫。

“怎...怎么回事?”秦风问他,“死者信息你...你了解多...多少?死亡时...时间呢?”

野田昊起身答道:“死者叫张布,男性,25岁左右,听口音应该不是北京人。死亡时间还不确定,酒店那边不肯报警,也不让我们去触碰尸体。”

“为...为...为什么不报警?还...还有,你怎么听到死者口音的?”秦风皱眉看他。他知道凶手不会是野田昊,但如果野田昊和死者有接触,必定会被警方带过去笔录的。

“可能是怕警察到来带来记者,酒店的名声会有影响。”野田昊道,“昨晚在你走后,我去酒店旁边的便利店买可乐,看到张布一边在买避孕套一边打电话,后来回来时我发现他住在我隔壁房间。”

秦风烦躁的啧了一声,野田昊居然还住他隔壁?他掏出手机报警。尸体暴露在空气中,死亡时间越晚判断越难判断,何况谁知道凶手不会对尸体做出什么事情来?酒店负责人为了不影响酒店声誉连报警都不报,他有理由怀疑,死者的死亡和他们有关系。

野田昊静静地看着他,心里也在推测这桩案子。

张布年轻,昨天听他打电话时语气也不是很好,像是对电话那头的人有什么不满。

秦风等到电话转接到本地警察局,快速道:“xx酒店发生命案。”

电话那头的接待员语气也严肃起来:“你是哪位?了解情况之后我们会立即出警。”

“我..我朋友住在xx酒店,今天他...他给我打电话,我过来发...发现酒店没有报警,才才打电话报警。具体情况,请过来了..了解吧。”秦风道。

接待员说了一句谢谢配合就挂断了电话。而秦风和野田昊自然不能等警察来了再分析。等警察来了,他们两个就很难接触到了。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决定去看看张布。

酒店大堂的柱子后面藏着一个瘦小的男人,他看着酒店里或慌乱或烦躁的人们,露出了微笑。



tbc.

#我写的啥哦...
#攻略就是在日常中默默进行的_(:з」∠)_
#还是很短